荣誉资质

最孤独的忠臣,不为皇帝所喜,屡遭贬谪,末了慷慨殉国

原标题:最孤独的忠臣,不为皇帝所喜,屡遭贬谪,末了慷慨殉国

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,转载请有关小编微信号zggjls01,迎接转发到至交圈!

全文共6332字 | 浏览需13分钟

“圣人惟一石斋,其字画为馆阁第一,文章为国朝第一,人品为海宇第一,其学问直接周、孔,为古今第一。”

清顺治2年(公元1646年)三月初五的早晨,南京城墙下辘辘驶过一队囚车。车近南京东华门,为首的囚车上一人高声呼喊后,车队戛然而止。只见他抬首须发皆白的头看向天空,徐徐言道:“此与高皇帝陵寝近,可物化矣。”

监刑者遵命了他的意愿。走刑者手首刀落,白首滚落于地,他的身子却还久久挺直,异国倒下。门人上前为他收拾尸身,掀开他的外衣,内侧用鲜血书赫然写着七个大字:“大明孤臣黄道周”。

黄道周像

1

黄道周出生在东山岛上的铜山城,祖籍福建莆田。铜山城首建于洪武年间,一向是大明朝招架东南海患的前沿堡垒。戚继光曾设浙兵营于此,屡歼倭寇。

黄道周出身于清贫之家,少年时便智慧过人。十四岁那年,他失踪了父亲后背井离乡,前去广州官宦之家肄业,因才识出多,被称赞为“闽海才子”。23岁的黄道周,以漳浦第一的名次考取秀才,几年后又考中举人。

但道周的科举生涯并非就此一帆风顺。直到天启二年,近不惑之年的道周方获进士,被赋予庶吉士,在翰林院担任编修之职,为经筵展书官。清淡来说,明朝官员的仕途都是从翰林院最先的。固然道周已不年轻,但优雅的前程益似正在向他招手。

明代官场有一传统,以前主办进士科考试的考官,便是这一科进士的老师。而天启二年主办考试的主考官,正是有着“正大不阿、一无所有”美名的明末名臣袁可立。袁可立见道周为人清廉,颇有才学,便有意将道周收为门生;而道周亦羡慕老师风骨,欣然准许。此后袁可立虽戍守登莱,仍不忘对道周言传身教,师徒二人的情感相等厉密。道周日后直言上谏,不畏尊贵足见袁可立的影响之深。

展开全文

袁可立画像

袁可立物化后,道周恸哭不已,为先师作《节寰袁公传》,记录先师为官之事,缅怀其正大之风。其中有云:“当魏、崔时,盖无复然明义、真者,有之,则必自夸司马节寰袁公也。”有趣是说,当魏忠贤、崔呈秀阉党专权秉政之时,很稀奇坚持志义贞操的人了,倘若说朝中还有如许的人,那必定是大司马节寰袁公可立。

黄道周刚刚步入朝廷,便正逢魏忠贤把持朝政。百官纷纷极尽献媚奉承之能事,都跪在魏忠贤之前,匍匐爬走,只有黄道周不如许做。又因他与一再为受陷害的东林党人仗义执言的袁可立私交甚密,所以,没过多久,魏忠贤便免去了道周的职务,将他赶出了北京。

道周的第一段仕途终结了。异国官运顺手,异国蒸蒸日上,他甚至都还无法叫出一些同僚的名字,翰林院的大门便在他身后轰然关闭。但从某栽水平上来说,他也是幸运的。随后的几年,权倾朝野的魏忠贤大肆捕杀东林党人,一连制造了“六正人”和“七正人”的惨案,任何与东林党有有关的官员,轻者贬谪,重者惨物化狱中。

崇祯帝即位后,扳倒了魏忠贤,重新启用了一批大臣,其中就包括黄道周。他也被挑拔为右中允。崇祯三年,辽东督师袁崇焕因“己巳之变”遭凌迟处物化,很多大臣也被连坐坐牢。皇帝雷霆震怒之下,竟无人敢为他们主办偏袒。

只有道周愤而不息三次上书给崇祯,直言:“今杀累辅,徒有损于国” “为国体、边计、士气、人心留此一段实话。”崇祯大怒,将黄道周连贬三级待用。但正因他的仗义执言,大学士钱龙锡等一批受连坐之罪的大臣方得幸免。

此后,黄道周最先不被皇帝待见。因讨厌了朝中挤压、倾轧的党争之风,道周向皇帝称病请辞。临走前,道周上《小人勿用》疏,指斥那时的内阁大学士周延儒、温体仁,并劝诫崇祯“退小人,任贤士”。崇祯再次震怒,道周被治“滥举逞臆”之罪,削籍为民。

这是黄道周第二段仕途的尽头。

黄道周尊重屈原,也一再以屈原自比。他曾照样屈原的《离骚》,写过多达六十余篇的骚体诗歌。遍不都雅黄道周在崇祯朝的官吏生涯,也颇有些三闾医生的风骨和影子。他数次抨击奸佞、权臣,甚至敢于顶撞皇帝,不谄不媚。但他却也正所以不为皇帝所喜,屡遭倾轧,甚至几乎惹上杀身之祸。但正如他诗中所说的,“只惭渔父问,莫讼正平冤”,在贬谪之路上的道周,心中照样坚持着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物化其犹未悔”的信心。

2

黄道周再次脱离了北京,返回家乡。期间,途经浙江之时,他被浙江学子挽留,留在杭州大涤山开设私塾,进走讲学,远近慕名而来的学子竟达千人之多。道周在讲学之余,最先一向地立说著书,他的理学思维、书画艺术和写作风格,在这段时期逐渐成型,他也所以声名远扬。

脱离浙江后,他又先后在漳浦明诚堂、漳州紫阳、龙溪邺业等私塾讲学,每到一处都有很多追随他的学子。黄道周以“石斋”为号,而他讲学之处也名为“石斋”。在福建漳浦的道周石斋旧址之中,仍可见一方名为“天地盘”的石案。道周往往与门生踱步至此,都会以石案为教具,讲经授学,参悟天地自然之道,兼明阳世之理。

位于漳浦的黄道周旧居,

现今已被改为黄道周祝贺馆。

他在私塾门口左右挖了一小洞,只有求教学业的人才能进去。他告诫门生说:“一小我如近于势利,就必须避着他。古人读书,入山必入深山,入林必入密林,还不光是闭门呢!”黄道周以“厉于律己,忘吾为人”为信条,挑倡忠孝,他的言走感动了很多门生,有的甚至在他临刑时自愿从难。

黄道周精通书法,楷书、走书和草书皆极为拿手,取古人之精华添以自用,自成一派。清人宋荦评价说:“石斋(黄道周的号)老师楷法尤精,所谓意气密丽,如飞鸿舞鹤,令人叫绝。”正所谓“字如其人”,他的字“正大不阿,不流平庸;奇而不肆,古而不怪”,历来被奉为明代书法的顶峰之一。

黄道周走草书法墨迹《舟次吴江诗册》纸本(片面)

道周有诗云:“不该勤酒史,更为写离骚。”他一生数次颠沛飘泊,却首终不忘著书。道周的诗、文、奏、记等凡一百四十万字,洋洋洒洒,是道不尽忠君喜欢国之情,说不完的贬谪离别之苦。

3

崇祯九年,崇祯帝再次启用黄道周。崇祯本以为他经贬谪数年,锐气早已消耗殆尽,为人会变得世故一些,却不想到周照样不改正大的本性。次年陕西大旱,灾民飘泊失所,时任首辅温体仁却失踪臂灾情,任意在朝中党同伐异,道周上书辩驳。崇祯为了安慰他,挑拔他为右谕德,掌司经局。道周毫不领情,执意不受,指斥本身来维护被抨击的东林党人,惹得崇祯大怒。

剧照:崇祯怒斥群臣

时至七月,崇祯擢杨嗣昌等五人入阁。道周上书弹劾杨嗣昌,指斥他妄图暗地议和,为人险诈,倾轧名将卢象升。崇祯在平台上召见诸大臣,黄道周上前与杨嗣昌争执,“犯颜谏争,不少退,不都雅者莫不战栗”。崇祯帝掩护杨嗣昌,斥黄道周:“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!”黄道周高声争执:“忠佞二字,臣不敢不辩。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,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?”随后他厉声逼问崇祯,“忠佞不分,则邪正杂沓,何以治?”崇祯被气得拂袖而去。

随后,道周被连贬六级,降为江西按察司照磨。不久,道周又被人选举,崇祯大怒,疑心他结党营私,褫夺他的官职,逮捕坐牢,以“党邪乱政”的罪名,仗责八十。编修黄文焕、吏部主事陈天定、工部司务董养河、中书弃人文震亨,因被认为是他的同党,一并坐牢。户部主事叶廷秀、监生涂仲吉想要救他,也被坐牢。尚书李觉斯期待将黄道周从轻发落,也被除名坐牢。

崇祯忌惮于他的声名,最后异国杀他。道周被贬去广西戍边,崇祯命其“永世不得归”。

但数年后的崇祯十五年,黄道周照样再次被启用了。此时的大明朝,已经陷入了奄奄一息之中。宁锦大战后,大明在辽东已无任何可用的军队,关宁军龟缩在宁远和山海关城墙之内,再也不敢踏出半步;李自成的首义师在湖北和中原流窜,荣誉资质已达数十万人之多;张献忠更是聚多占有凤阳,焚烧了朱明皇帝的祖陵。

回到北京的黄道周见到崇祯,哀哭流涕道:“臣不自意今复得见陛下!”现在击局势已经难以挽回,已经有时仕途的道周以犬马之疾告老还乡,皇帝准许了。

这是道周第四次脱离北京。他异国想到的是,此别不久,大明大厦倾颓,故土走将陷落。

4

北京陷落,崇祯帝自尽

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李自成占有北京,崇祯帝自裁。随后清军入关,整个北方大地陷入熊熊战火。年过花甲的黄道周听闻北京陷落,不起劲流涕,北看中原,忧郁心如焚(老师乃率诸弟子为位于邺园,袒发而哭者三日)。

凤阳督师马士英拥立福王在南京登基为帝,是为南明弘光帝,启用道周为吏部左侍郎。道周在上一年坠崖跌伤, “左腕右足,困于庸医,几成残废”,又通过宦海沉浮,本已决意拒绝。但马士英黑中奚落他不愿出仕是由于不想拥立弘光(人看在公,公不首,欲从史可法拥立潞王耶?),黄道周不得斯须赴任。走至晋安,道周骤然萌生了返意,经朋侪劝阻方才成走。

明清对峙形态(1644年4月)

道周向福王上进取九策,即著名的《时务疏》,细陈江南的地理与经济态势。随后,他挑出提出,期待能够定都南京而徐图故土,剿灭叛贼以平群盗。然而,奏疏如石沉大海清淡,异国得到任何回答。

道周意气消沉,向朋侪坦言:“吾辈顽石,无补于天。”他奏请去祭拜禹陵,脱离了南京。

不日,南京陷落。弘光小朝廷覆灭。

5

隆武皇帝朱聿键本封唐王,袭爵于南阳。崇祯九年清军入关,他上书乞求勤王,崇祯不许,他竟亲自招兵买马,北上勤王。崇祯震怒,擒朱聿键并收押他于凤阳高墙内。直至弘光帝登基,朱聿键方被放出,封南阳王,令其迁于广西。

途中,清军连陷南京、杭州,弘光帝和诸多明朝藩王被俘。朱聿键逃入福建,被福建巡抚张肯堂和南安伯郑芝龙拥立为监国。黄道周再次被征召入朝,被拜为武英殿大学士。

剧照:隆武帝朱聿键

在南明弘光、隆武、永历三个主要政权中,隆武帝是比较有行为的一个。朱聿键称帝后,颇有复兴之主的气派,专一试图恢复明朝江山。他举首抗清大旗,力图清除党争,再次整理吏治,厉惩战败。隆武帝为人也相等检点,不益声色犬马,道周对其评价颇高,心中也重新燃首了不少期待。

但隆武帝仰仗雄踞东南的郑芝龙的力量登基,便注定了战败的终局。郑芝龙本为东南沿海的海寇,被明朝廷招抚后便一向镇守福建。他只愿做偏安一隅的军阀,所以根本有时抗清,而是与明朝降将洪承畴眉来眼去,早已最先打算降清之事。

明清对峙形态(1645年6月)

隆武朝竖立后,郑芝龙被赋予通侯爵位,宴会上他的位子在黄道周之上,多人议论想要按捺芝龙,道周与郑芝龙产生龃龉,乃至于文武逆现在。清兵前卫已至赣州,江西与福建即将被割裂,郑芝龙却首终按兵不动。

道周决意北伐,他向隆武帝进言说:“与其坐而待亡,不如君臣共出一拼。吾为大臣,当先皇帝而走,以为人臣外率。”隆武帝无法给予道周更多的协助,他只能给道周一份委任状,粮草、军队、武器全凭道周本身筹措。《漳浦黄老师年谱》有云:“当是之时,朝廷草次兵食大事,俱抬给郑芝龙,隆武虽拥虚名,实为寄生,独倚老师为重。老师知事不走为,每陛见相对泣下,辄请走边。”

隆武元年(1645年)7月,黄道周在福州校场举走誓师,揭出抗清义旗。闽中平民感于道周忠义,纷纷“荷锄从之”。他们异国武器,就拿着农具、木棍,参添队伍,被时人称之为“扁担兵”。道周的夫人蔡氏齐集乡里女眷,构成“夫人军”,陪同出征。隆武帝饮泣为道周送走。

在建阳,道周整编了军队,演习之后就北上准备与清军作战。不久,道周队伍到江西上饶,“老小咸集,壮者不召自归”,这是他最为鼎盛的时刻,“诸慕义从军者几及万人,军声颇振。”他兵分三路,一块儿向西,以便策答赣南的军队。另两路均指向东北,一块儿指向皖南的息宁,一块儿指向婺源。

义师首初连战连捷,但随后便遭遇了逆境。黄道周指向婺源的部队在牛头岭地区打了胜仗,随后袭击婺源不克。他的另一支部队不同于十一月二日、十二日、十六日三次袭击息宁皆战败。同时收复抚州的部队也战败。部队粮饷供答难得,士气瓦解,实际上已经异国战斗力。

道周向隆武帝上《孤军莫救危疆难支疏》,恳请隆武帝派出援军,拨给粮草。隆武帝下旨方国安、郑鸿逵兴师策答,但方国安是绍兴鲁王的将领,那时鲁王和隆武帝互相争正宗地位,闹得不走开交,方国安自然不会听隆武帝的命令;郑鸿逵是郑芝龙的弟弟,那时郑芝龙正在和洪承畴眉来眼去,也不会听隆武帝的。所以,“诸路之师,竟无一出者。”

子曰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

道周无奈,决定“无以报朝廷,不如一战决也。”上饶的守臣和乡绅纷纷劝阻,可是道周说,吾不及斯须先进,斯须退守,波动军心。他破釜沉舟,带着千余人从上饶袭击婺源。他勉励行家不要辜负八闽父老的重托,要抱定“有敌无吾,有吾无敌”的决心,誓与清军血战到底。至婺源明堂里时,义师被清军重重围困,道周凶运战败被俘。

总的来看,道周和隆武帝有很多相通的地方,相通清苦撙节,都有一个贤内子。相通嫉凶如怨,怨恨战败;相通饱读诗书,匮乏在朝经验,以致于有些照样照样,很多不都雅点和措施不相符实际;相通忠于纲常为明朝殉节,一个在南京容易殉国,一个被俘后绝食而物化。能够说和隆武帝朱聿键的短暂相处是黄道周思维情感最为雄厚时期,也是他尝试展现政治抱负时期,读他的奏疏,情真意切,如泣如诉。

道周在末了袭击婺源之时,答该已经立下了视物化如归的信心。他历经四朝四帝,在天启年间被魏忠贤倾轧出朝;在崇祯年间屡遭贬谪,险些命丧于诏狱中;在弘光朝不受重用,爱国无门;只有在隆武帝的麾下,他才获得了实现抱负的机会,践走了“士为亲信者物化”的古训。

6

“六十年来事已非,翻翻复复少生机。老臣挤尽一腔血,会看中原万里归。”

道周被俘之后,被囚禁于南京的别室之中,清廷派洪承畴前来劝降。洪承畴在宁锦大战中兵败被俘,明朝朝廷以为他已经殉国,崇祯还为他亲自设坛祭祀。道周相等不齿洪承畴叛国投敌的走为,写下一副对联“史笔流芳,虽未成功终可法;洪恩浩荡,不及爱国逆树敌。”将其与视物化如归的史可法相对比,黑讽洪承畴辜负皇恩,屈膝甘做仆从。洪承畴自卑难当,一言半语地脱离了。

临刑之前,道周的老仆役为他饮泣。道周言曰:“吾为公理而物化,是为考终,汝何悲?”他咬破手指,写下十六字的血书:

“纲常万古,节义千秋;天地知吾,家人无忧郁。”

他向南方再拜,大呼:“天下岂有畏物化黄道周哉?”引颈就戮。他的门生蔡春落、赖继谨、赵士超和毛玉洁同日被杀,人称 “黄门四正人”。

黄道周殉国后数月,清军占有福州,隆武帝遁走,随后丧于乱军中。十数年后,明朝降将吴三桂追入缅甸,绞杀明末帝永历。大明朝自此,永世地消湮在了历史的长河中。

剧照:永历帝朱由榔

尽管顾诚评价道周时曾称他“守正而不及达变;敢于犯颜切谏而阔于事理;律己虽厉而于世无补”,但道周的风骨与情怀却无可训斥。尽管道周入朝为官、开课讲学十数年,家中却未多余财。他的母亲,一向在漳浦的田间耕作。当他筹建义师之时,还散尽家财来筹措粮草。

固守清苦、德如天高、大义凛然、崇高贞洁。“圣人惟一石斋,其字画为馆阁第一,文章为国朝第一,人品为海宇第一,其学问直接周、孔,为古今第一。”徐霞客的评价,黄道周当之无愧。

参考文献:

[1] 清)张廷玉等:《明史·黄道周传》、《明史·诸王传》;

[2](明)黄道周撰,(清)陈寿祺编:《黄漳浦集》;

[3](清)庄首俦:《漳浦黄老师年谱》;

[4](清)顾诚:《南明史》;

[5](清)汪楫:《崇祯长编》;

[6] 片面原料及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及不妥之处请见谅。

迎接转发至交圈

公号转载须经授权,并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

 


Powered by 高碑店市老夫土特产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